Logo

小鸟与乌鸦

乌鸦与小鸟的相遇是在一个月前,在乌鸦的朋友开的槟榔摊…
小鸟是槟榔摊的新店员,起初乌鸦刚看到小鸟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感觉,只觉得她妆化的有点浓,认识了一阵子,她那有点呆呆的又可爱的举动深深吸引了乌鸦,尤其是小鸟手上一道道的伤痕,看着看着总是让人心痛不已,很想抱着她在怀里轻轻的吻着她然后一面祈祷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 谜之声:乌鸦你也很呆啊 )。乌鸦知道她承受过很多苦,但是乌鸦不知道如何去问这个女生背后隐藏了什么悲伤,乌鸦希望自己能帮助她些什么,从此,乌鸦每天都到槟榔摊报到,帮忙一些杂事,乌鸦知道自己不擅长说话,只希望能在小鸟的背后默默守护着她,这对乌鸦来说就是一种幸福。

乌鸦很喜欢(而且很享受)静静看着小鸟认真工作或是跟其他人聊天、开怀大笑的样子,乌鸦偶而会带着相机拍下槟榔摊的生活片段,回到家后,乌鸦就迫不及待的将照片输入到电脑里,花一、两个小时用PHOTOSHOP认真的修改每一张图片,乌鸦希望能呈现真实的一面,虽然有美有丑有笑有气也有泪,但呈现的就是最真实的你我( 除了帮人修痘痘以外 一一” )。
在小鸟生日的前几天,小鸟要乌鸦替她去买普拿疼止生理痛,乌鸦很不愿意这样做,当小鸟任性的要求乌鸦时,乌鸦意正严词的拒绝小鸟,希望她用别的方式撑过阵痛,就是不能吃普拿疼,而小鸟偏偏却一再的任性,甚至准备打电话找她的朋友去买,这举动很伤乌鸦的心,真的深深的刺痛了乌鸦,之后接连几天乌鸦都不愿意正面跟小鸟交谈,很僵又闷的几天,乌鸦也就这样度过了几个失眠夜(因为乌鸦的前任(第二任)女友因为得了重病又很任性的不愿意待在医院接受治疗,经常在她家跟医院来回,就在她正值青春的二十二岁时结束了她的生命,而且她走的那天竟也是乌鸦的生日…这是乌鸦心中永远永远的痛)。
在小鸟生日的前一天下午,小鸟打电话给乌鸦,要乌鸦来店里一起切蛋糕,乌鸦不希望在小鸟生日的时候影响她的心情,还是一口答应了,开开心心的跟他一起度过她18岁的生日,乌鸦也告诉了小鸟一半他生气的原因,但是并没有提到乌鸦的前任女友的事情,乌鸦不希望太多人知道,更不希望有人可怜。隔了一天乌鸦发现小鸟的脖子上有一个吻痕,虽然小鸟说是跟朋友去唱歌时玩真心话大冒险种的,但是乌鸦隐约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谜之声:26岁水瓶男的直觉也满准的喔 ㄎㄎ ),过了几天乌鸦看到有个怪里怪气一副流氓样的秃鹰载着小鸟上班,后来得知他竟是小鸟的男朋友,乌鸦霎那间心凉了一半,脸上三条线…
之后的日子,乌鸦带着一丝丝的伤心陪着小鸟上班下班,再度过一个接着一个不美丽的夜晚。有一天小鸟不自觉的刺痛了乌鸦,乌鸦心里头很生气,但是也不能对她说些什么,乌鸦觉得自己没什么资格说她,只好跟她再一次的冷战。隔了一天,乌鸦发现小鸟上班时心情也不太好,乌鸦告诉自己不能也不该伤她的心,所以主动的低头跟她和好,总算小鸟才恢复以往她那独特的笑声、讲话方式等等,乌鸦心里想着:我在小鸟心中似乎也有点重量吗?
某一天,乌鸦跟小鸟约在乌鸦家挑歌,但是小鸟的姐姐凹她回去代班,小鸟只好去了,乌鸦左等右等总是等不到小鸟回来,心想过去看看状况,就去到了小鸟姐姐的槟榔摊,那天中午天气很热、风很闷,小鸟穿着内衣披着薄纱的模样让乌鸦心中泛起了一阵难过的漩涡,乌鸦虽然知道小鸟曾经做过辣妹的槟榔摊,但没想到会是她姐姐的店,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路人以猪哥的眼光看着小鸟,乌鸦实在很想OOXX,但是听到小鸟轻描淡写的说这只是一份工作,让乌鸦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乌鸦很无奈的接受这份现实。另外,乌鸦又从小鸟的口中得知她十月一号要回来她姐姐这边上班,乌鸦很想跟她沟通,但是乌鸦知道她把姐姐看的很重,乌鸦只好先把话吞回肚里等待机会跟她沟通。
隔天,小鸟在乌鸦房间里开心的挑了几张她喜欢的歌,挑完歌后,乌鸦问小鸟说他在她心里面是不是个能谈心的朋友,小鸟回答说:需要时间来证明,乌鸦知道小鸟对他还是不太信任。虽然乌鸦想跟她多聊一下,但是却没什么结果。当小鸟离开之后,乌鸦无奈著传简讯给小鸟:希望她能过单纯一点的生活,在乌鸦朋友的店里面工作会很好,但是小鸟还是决定离开,这让乌鸦非常的难过,乌鸦知道小鸟就快要离开他了,所以乌鸦决定跟朋友去喝个烂醉。
小鸟离职的那天早上,乌鸦带着酒意躺在床上传简讯给小鸟后就睡着了,简讯内容是夜蝶的歌词:
夜蝶
作词:邓碧清 作曲:莫凡
你的心总是不停飞 你的夜从来不肯睡
你像穿梭在霓虹之间 不倦的蝶
美的放肆笑的狂野 刻意燃烧所有贪婪的眼
你把青春全都交给深夜
爱你爱的不顾一切 明知你难舍夜的美
一生等你为爱改变 为我停歇
要你在乎我的感觉 不在夜里放纵你的笑靥
不让别人替我给你安慰
我的痴 永不悔 等你看见爱有多深多浓烈
只怕你 头不回 情愿迷失不看真心一眼
我的痴 永不悔 只想爱你今生再给你永远
我的爱 守候在 每一天
晚上乌鸦起床后看着手机里小鸟的两通未接来电,第一次回电,当小鸟问乌鸦传这简讯是什么意思时,乌鸦跟小鸟说她是开玩笑的,小鸟传来的声音让乌鸦感觉不到一丝丝温暖,第二次乌鸦再度打给小鸟,乌鸦大胆的问小鸟说:如果他传的简讯是认真的,妳会如何回应我?小鸟说不知道
这天早上三点多小鸟传讯息给乌鸦跟他约早上八点拿CD,乌鸦觉得小鸟似乎是要跟自己撇清关系了,当乌鸦拿刘嘉亮的歌词给小鸟时,小鸟开玩笑的对乌鸦说爱死你了,这让乌鸦的心抽动了一下,但他知道小鸟只是跟他开玩笑罢了,乌鸦知道自己本来就不太会说话,即然说不出什么东西,乌鸦摆出他惯有的沉默一号表情,随便跟小鸟扯了一下就离开了,这大概就是他们最后一次的离别。
乌鸦知道自己对小鸟没什么说服力,也无法干涉她的生活更不可能限制她的行动,乌鸦记得小鸟曾经说过她是一支渴望自由的小鸟,她身上的压力来自于她爸、金钱以及她自己,除了钱好解决之外,其他都得靠小鸟自己解套。乌鸦知道自己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渺小的过客,但是乌鸦希望小鸟她能多为自己想想,也希望她男朋友很爱很爱她、能帮助她、能陪她度过生命中的起伏,希望她能过得幸福快乐,不要再做任何伤害自己的傻事。
悲伤的歌唱过一次就够了,人生的路走错一次就够了。

关于 穷苦人家的小孩

In every democracy, the people get the government they deserve. ~Alexis de Tocqueville

您可能会喜欢

Logo

受保护的内容: 还记得这密码吗

受密码保护的文章不会产生内容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