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遊戲人生 / 【天二的人們】10 來自心裡的聲音
Logo

【天二的人們】10 來自心裡的聲音

轉載自巴哈 >> 【天二的人們】10 來自心裡的聲音
(亡者森林)
一個女精靈小刀佇立在亡者森林的小山丘上。
『什麼嘛!什麼嘛!氣死人了!』大地麻雀越想越氣,將腳下一個石頭用力一踢。
『什麼我們不適合!什麼我們還是分開好了!!』大地麻雀一邊怒罵著,看著小石頭在空中畫出一道漂亮的曲線。
『咚!』一聲,正巧砸中前方一個骸骨收藏者的頭。
骸骨收藏者:『嘎嘎嘎嘎嘎嘎!!!』(施放吸血技能)
大地麻雀(怒):『好啊!本姑娘剛剛被甩了!心情正遭!別來惹我!!』
一個箭步,身子飛快竄到怪的側面,藍光連閃。
『也不想想,當初你說買不到法書,我花了三天的時間去幫你打來。』看著倒在地上的骸骨收藏者,大地麻雀喃喃自語、生氣的說著。
大地麻雀(怒):『也是你說想換裝,我才每天去搶種子。你以為種子很好搶嗎!』
突然,一個墮落的禁衛兵瞬移到麻雀後方,馬上就來個致命爆破!
消失了….麻雀身子憑空消失,墮落的禁衛兵揮了個空。
下個瞬間,『轟-』禁衛兵身子被戳個大洞,緩緩倒下。大地麻雀站在後方收起小刀罵著:『這才是真正的背刺!!』
『也不想想,每次你找不到組,我都帶著你練。蛋錢也都我自己出!我都沒嫌你吸%了,你倒嫌這樣練很慢是吧!』大地麻雀越想越氣,目露凶光,瞪著旁邊的惡魔蝙蝠。
惡魔蝙蝠飛也似的『吱吱吱吱吱吱-』逃走了。
『你喜歡跟槍團就去跟好了!反正我就是一隻一隻戳!反正我就是練得慢!』
『真是氣死了!氣死了!氣死了!氣我死了!』大地麻雀叫著。
『誰?』行者特有的觀感,馬上察覺到空氣中有異樣氣味。大地麻雀回頭望著身後那片深邃的樹林。
黑暗中,有影子在浮動。
『告訴你,本姑娘現在正在發洩中,別來惹我!!』大地麻雀反手握刀,壓低身子,衝了過去。
『啊……』大地麻雀突然停下腳步,被眼前的景象下了一跳。
黑暗中有兩個女精靈,身材樣貌與自己一模一樣!只是一個身穿白衣,另一個穿著黑衣。
兩個長的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女精靈,用著悲傷的眼光看著自己。
『妳們….』麻雀警戒的說著。
突然眼前一花,哪有什麼女精靈,剛剛那副景象似乎是自己的錯覺。
大地麻雀緩緩收起刀子,抬頭望著月光…..
腦海中不自覺的又浮出那句話。
『….我覺得我們不適合…..還是分開好了…….』
心中一陣淒苦……
望著月亮不自覺出了神……
———————————————————————-
(亡者森林)
『一個禮拜了….一個禮拜了,你都不跟我說話…..』大地麻雀呆呆的望著天空。
看著好友欄中,那個人在線上。
大地麻雀喃喃自語:『我已經不生你氣了,我們合好啦。』
此時,側方突然冒出了骨骸收藏者,對麻雀發動吸血攻擊!
大地麻雀:『啐,今天本想饒你狗命的。』提起小刀,戳了過去。
哪知後方又連續冒出了三隻怪,同時對麻雀發動魔法攻擊!
『你們來報仇的嗎!』大地麻雀叫道,吞了一罐白水。
麻雀身處險境,藍光連閃,可是心卻完全不在這裡。
(其實他也不是那麼糟糕啦……每次我啪了,他都會趕來復我……)
骸骨收藏者對你造成256點傷害。
骷髏收藏者對你造成256點傷害。
骸骨收藏者對你造成56點傷害。
(其實他滿體貼的….每次我要的材料,他都會留意、會幫我收……)
骸骨收藏者對你造成256點傷害。
骷髏收藏者對你造成256點傷害。
骸骨收藏者對你造成56點傷害。
感受到『出血』效果。
(每次我胡鬧任性時….他總是不厭其煩的順著我……)
骸骨收藏者對你造成1024點傷害。
骷髏收藏者對你造成256點傷害。
(其實…..)
大地麻雀緩緩倒在地上……
角色死亡!
(….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身旁的怪物們高興的長揚而去,大地麻雀靜靜著望著天空…….
(你知道嗎…..每次你密我時,我有多高興多開心。)
月亮皎潔的月光照著麻雀的臉龐,森林靜靜的沉眠著。
(你知道嗎…..我時常耍任性、捉弄你….其實是因為喜歡你…..)
看著月亮,慢慢的糢糊了。
淚水溢了出來….
(你知道嗎…..我常因為不知道你是怎麼看我,而感到不安……)
淚珠滑落臉頰….
注視著好友名單中,那個名子…..
大地麻雀流下眼淚,喃喃自語。
『..我….們…..真..的..結束了嗎……..』
靜靜的、如鬼魅般的,兩個身影出現在麻雀身旁。
兩個一黑一白,長的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女精靈。
白衣精靈憐惜的說著:『傷心….痛苦嗎….』
黑衣精靈沉穩的說著:『悔恨….不甘心嗎….』
大地麻雀趕緊拭去眼淚,緩緩問道。
『妳們…妳們是?』
白麻雀憐惜的說著:『我是妳─脆弱的妳。不斷的回首過往,想著他、念著他,心中的傷,越扎越深。』
黑麻卻沉穩的說著:『我是妳─想要堅強的妳。既使沒有他,依然能過的很好;既使沒有他,也能過的快樂。直到跌倒後才發現,自己一個人站不起來。』
一陣熟悉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我…我..該…怎麼…怎麼辦….』大地麻雀抽抽噎噎,已經泣不成聲。
『把心中的痛都哭出來。妳哭的話,我也會哭的。』白麻雀輕輕拉起她的手,溫柔的說著。
『把心中的悔恨都哭出來。在你停止流淚以前,我也會流淚的。』黑麻雀輕輕摸著她的臉頰,淡淡說道。
『哇哇哇哇哇哇哇……..』大地麻雀最後一絲防線崩潰了。
是阿….
只要哭出來就好了….
『哇哇哇哇哇哇哇……』
月光下,一個女精靈孤單的哭著。
她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彷彿影子也在流淚…..
———————————————————————–
(奇岩城)
廣場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大地麻雀呆呆的掛賣著自己都忘了是什麼的東西。
黑麻雀如鬼魅般的憑空出現,淡淡的說著:『玩個遊戲都這麼痛苦,還是別玩吧….』
『是阿….』大地麻雀雙眼無神,呢喃自語。
白麻雀不知從哪邊冒出來,溫柔的說著:『可是說不定他回心轉意,說不定他後悔失去我,我想留在遊戲中,期待他來找我的那一天。』
『是阿….』大地麻雀喃喃自語。
黑麻雀:『因你而離開,卻又因你而回來。』
白麻卻:『因你而快樂,卻又因你而悲傷。』
『嗯嗯….』大地麻雀低下頭。
黑麻雀:『聽說他有了新的婆,我不想知道,因為這跟我沒關係。』
白麻雀:『聽說他有了新的婆,我不想了解,因為怕自己受到傷害。』
黑麻雀:『有時我會惡毒的想著,那個婆是去騙裝的,最好把他騙個七零八落。』
白麻雀:『但是我又想祝福他們,希望他們能幸福快樂。』
大地麻雀昏昏的說著::『好矛盾…..』
『哪個才是我真正的心情……』
黑麻雀:『我恨他,希望他日子過的傷心難過,這是真的。』
白麻雀:『我喜歡他,我希望他能找到自己的幸福,這也是真的。』
『原來如此…真是諷刺…..』大地麻雀嘲笑著自己。
白麻雀:『每當上線後,發現他不在線上,總不免失望。』
大地麻雀喃喃自語:『嗯…我好想跟他說話,即使只是尷尬的問安也行…』
黑麻雀:『但每當他上線跟我說話時,心中卻又憤怒生氣。』
大地麻雀:『嗯…..我不想跟他說話,他都已經有她了,幹麻還回來戳我的舊傷….』
白麻雀:『我好想他,卻又害怕見他。』
黑麻雀:『我害怕見他,卻又好想他。』
大地麻雀看著來來去去的人群,久久無語…….
『該..該怎麼辦….隔絕他、刪他好友嗎…..』大地麻雀彷彿尋求解答般的問著。
黑麻雀:『妳想隔絕、想刪嗎?這樣就就不會因期待落空而傷心了。』
大地麻雀:『可是…這樣總覺得承認了軟弱的自己、想逃避的自己…』
白麻雀:『那就別刪、別隔絕好了。這樣就算回不到過去,還能當朋友。』
大地麻雀:『可是…..期待著不會發生的事…好痛苦…昨天、今天、明天都是這樣….每次懷抱期待的上線….下線時….卻又是無盡的失落..』
白麻雀:『…….』
黑麻雀:『…….』
麻雀雙手抓著自己的頭,思緒吵雜混亂,接近崩潰的邊緣….
『找不到答案啊…..這樣下去…這樣下去……我….』
黑白麻雀突然張開手臂,將麻雀擁入懷中。
一陣安祥的感覺溫暖了麻雀的心……
(答案…..)
(一直就在你心中啊……..)
———————————————————————–
(三個月後奇岩廣場)
一個領著藍標的女精靈佇立在守門人旁。
在女精靈身上感覺不到精靈特有的驕氣,反而有種洗鍊風霜、沉著穩重的感覺,雙眼鋒芒閃爍而內斂。
『哇-好久沒回來了,還是跟以前一樣熱鬧啊…….』疾風麻雀吟吟笑著。
『阿~邪教住太久了,眼睛有點張不開…….』
疾風麻雀把手放在額頭上,遮住刺眼的陽光。
『呵呵~四處晃晃。』麻雀踩著愉悅的步伐,享受著逛街的感覺。
『嘖嘖~黑水竟然漲到這個價位!真稀奇!』
『阿勒~武捲竟然跌了!好險我的都脫手了。』
『莊園還是一樣銷售一空,跟以前一樣麻。』
麻雀一邊晃著一邊四處看看,心情好極了。
突然,她停住腳步。
前方一個熟悉的ID,熟悉的身影,坐在地上擺攤掛賣中。跟旁邊一個人類女法師兩人靠在一起,頭上的稱號以公婆互稱。
疾風麻雀頓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就這樣,靜靜的從他們身邊緩緩走過…….
『呼----』麻雀吐了口很長的氣
『等等來去衝武器好了……』麻雀板著臉,自言自語著。




『呵呵~開玩笑的。』女精靈吟吟笑著。

關於 窮苦人家的小孩

In every democracy, the people get the government they deserve. ~Alexis de Tocqueville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會喜歡

文明帝國6:風雲際會(Civilization VI: Gathering Storm)兩個好用的Mod(皆已中文化)

檔案都放在pCloud B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