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康寶來了》我為什麼不喜歡主持典禮?

作者: | 2005-11-07
Logo

11月2日主持人的休息室

親愛的寶寶:

典禮。

我為什麼不喜歡主持典禮?

第一,我不喜歡「階級」。

我知道階級是逃不掉的,但我不喜歡光明正大地「展示階級」。如果階級是必要之惡,那我們默默承受就好了,就像黑猩猩的家長,混跡在全家黑猩猩當中那樣,有事要擺平的時候再出馬,沒事時,就像一般黑猩猩那麼自在。

而典禮呢,幾乎是為了彰顯階級而存在的。典禮如果是為盲人辦的,節目單就該用點字的,地點就不該選在有很多階梯要爬的地方,參加的盲人也不必為了我們這些看得見的人,就要很麻煩地穿西裝打領帶。

典禮如果是為小孩子辦的,就該依照小孩子的節奏進行,不要逼著小孩像大人那樣,呆坐椅子上那麼久。典禮如果是為媽媽們辦的,就把時間拿來,讓媽媽們講話,不要恭請什麼婦女界的領袖發表演講。典禮如果是為農人辦的,就請農人坐在第一排,最好的位子。

我看過這麼多典禮,真的好少人會把為什麼辦這個典禮的原因稍稍想清楚,大家都寧願像跳針的唱片那樣,一再重複地製造出一個又一個沒感情的爛典禮。

有些學校的畢業典禮就好很多,會邀畢業的學生一起去攀爬一面岩壁,或者把幾年來的學校生活,剪接成短片放映。

電影界比較符合我個性的典禮,是好幾年以前我去參加過的戛納影展(編按:坎城影展)的頒獎典禮。典禮雖然也是明星華服,但氣氛非常的冷清淡漠。台上坐著該屆評委,其中頗有些是極少長時間被人看的大導演,所以從頭到尾戴著墨鏡的,臭著臉的,露出疲倦不耐煩神色的都有。就算評審裡夾雜著幾個明星,也多半是發胖中年男子或者雞皮鶴髮的影后,這麼一排人像十殿閻羅一樣排在台上,已經很逗了。

接下來,就是草草宣布得獎名單,既不搞大交響樂團奏樂那套、也沒人假裝溢於言表的恭賀之情,加上各國人士口音混亂,西班牙頒獎人發不出中文的發音,伊朗人念不清俄國人名字,反正快點把獎頒完就好了,一個粉飾太平的表演節目也沒有,整個頒獎大概45分鐘搞定。

要慶祝大家事後自己找朋友慶祝吧,何必把五湖四海沒交情的人關在一個大房間裡強顏歡笑呢?也許這就是戛納的邏輯!

但願這麼多年來,戛納依然這麼冷淡地辦典禮。人生值得花時間享受的事如此之多,何苦浪費在典禮上?

原文出處:聯合新聞網 | 蔡康永康寶來了》我為什麼不喜歡主持典禮?

臉書回應

篇回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A)  :@  (brb)  (U)  (:cc)  :S  (H)  :-(  :cute  (6)  :-#  :$  :er  8-)  FUCK 
(})  ({)  GY  (L)  :kao  (K)  :cc  :pu  (F)  :(  ^o)  :-*  :O  +o(  |-) 
:)  (*)  :D  *-)  (N)  (Y)  :P  :|  (W)  ;)  XD